【专访】杜江:我如果眯着眼出现在电影里,观众会疯掉吧

 填大坑     |      2019-11-06 07:13

界面文娱:因为您最近拍电影稍微多一点,假如以后有短视频类型的作品,您会愿意参加吗?

“我没有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演员,”杜江对界面文娱表示,“拍《烈火英雄》的时候,我当时觉得自己是一个消防员……拍《中国机长》也是,我在学习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航校的学生。”为了筹备机长这个角色,杜江还买了一个A320驾驶舱的图纸贴在墙上,每天搬把椅子在图前硬背,培养自己对驾驶舱的熟悉感。

杜江:我觉得其实所有的限制都在自己的内心。最近看了一部动画片叫《哪吒之魔童降世》,它说人的成见就像一座大山,是很难逾越的,但是自己内心还是要清楚能做什么,自己是谁。

除了“开飞机”,杜江也在尝试更多的新鲜事物。他向界面文娱透露道,最近正在接洽一部古装剧。虽然之前没有接触过这种类型的作品,内心有些忐忑,但杜江希望“不给观众带来惊吓”。他也开始为电影唱插曲和主题曲,在8月22日的抖音短视频影像节上,他就献唱了《烈火英雄》的礼赞曲《向火而行》。不过杜江提起唱歌非常谦虚:“我知道自己业务水平和专业的歌手还有很大的差距,有时候多练练,练好了再出来,别影响了别人的心情。”

界面文娱:您最近塑造了特别多军人和英雄形象,平时挑选剧本的时候是在类型上有一些选择吗?

界面文娱:因为情绪起伏的戏比较消耗演员,那这种哭戏和走心戏对你来说算困难吗?

界面文娱:您这次为《烈火英雄》献唱了《向火而行》,在22日抖音影像节当晚还现场唱了歌。很多网友评价你唱歌还不错,有想过出唱片吗?

杜江:我想一个普通的女孩也会有这种经历,就是哭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不管你是经历了一个不开心的事情,或者是失恋了,你自己在家大哭一场之后,内心情绪得到了释放,但身体其实是很累的。你会哭到站不起来,感觉很辛苦。

杜江:我会看几种不同的类型,我很喜欢看央视新闻的抖音,还有一些军事内容的抖音,比如说仪仗队在很激昂的音乐下做出了很整齐的动作。我还看一些有意思和搞笑的抖音。

界面文娱:假如有一个反差特别大的角色在你面前,你会怎样去贴近他?

界面文娱:从2017年开始,您的工作节奏就比较快,如果以后有放松的时间和机会想去哪?

杜江:对,其实是会有一些。每拍一个过程比较艰辛,投入比较高的戏的时候,出戏的这个阶段总是要持续一段时间的。在拍《烈火英雄》的时候,我当时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演员,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消防员。所以日常关注的点,好像都和消防灭火有关系,拍完之后确实也花了一些时间去调整自己的状态。

界面文娱:希望粉丝都喜欢你的角色,更少的关注你本人是吗。

杜江:这样会很奇怪,因为大家知道我眼睛大。(眯眼演示)你看奇不奇怪,我如果这样出现在电影里,观众会疯掉吧。

杜江:还是要花一些时间和力气的,其实马卫国这个角色和我反差挺大的,我生活当中情绪不如他这么激昂,或者说挥洒得这么恣意。之前和导演交流的时候,导演也说杜江你这个人就是太好说话了,总让人觉得都可以,不太为难别人。但是马卫国其实是一个很愿意为难别人,同时也很为难自己的人,他非常较劲,非常执拗,对自己的工作和坚持的事情极端强势。

现在也能看到一些这样的声音,但是我不强求,毕竟家庭也是我的一部分。尽自己的努力把工作做好,众口难调,我想大家也会慢慢地对我有所接受。

“背得反正还挺好的,”谈到这段经历,杜江的神情有点小骄傲,“教员说我们这些演员用最短的时间,掌握了航校学生一般五年才能掌握的理论和专业知识。”接着一脸正经的杜江又开起了玩笑,略表遗憾地说:“但是可能这个技能没机会在真实的飞机上实践了,我也不希望有这个机会,还是交给真实的机长吧。”

界面文娱:您平常看抖音一类的短视频吗,一般看什么类型的?

过去,观众对杜江的印象是霍思燕的老公、嗯哼的爸爸。他年龄小、体型偏瘦、皮肤白、眼睛大,因此刚出道时,杜江获得的角色大多是都市剧中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但从《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童子鸡”开始,导演和观众逐渐发现,杜江的外形限制有时候反而成了他的优势。

这三个人物,可能普通观众会觉得比较接近,都是一些英雄人物,或者是军人。但是作为一个演员,我觉得还是挺不一样的。首先年代背景非常不一样,三团长是解放战争时期渡江战役里的一位团长,他们当时找我演的时候,也是因为这一部分是渡江战役,和我的名字有谐音,就让我来客串一下,演一个在渡江战役中炮击紫石英舰的团长。当时我听了这个角色之后还挺激动的,因为这个团长应该是打响我们对抗英美帝国主义第一炮的人,也是打响渡江战役第一炮的英雄。

界面文娱:那您觉得自己算一个流量演员吗?

杜江:有一点点,因为真的拍的时候没有想过是用这样的方式上映。但还好,因为我对这三个角色还比较有信心,我知道自己在创作的时候是怎么去演的,还挺不一样的,所以观众应该觉得还好。

界面文娱:我们都没去过春晚,现场看和电视机前感受有什么不同吗?

杜江:那是在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拍摄的。因为大家可以看到那个场景,已经被爆破得满目疮痍,变成一片废墟了,所以根据这个场景的要求,我们必须在比较靠后的部分去拍摄。对于我来说也很好,因为经历过前面的那些事情,到了后期拍这样的戏会比较有感觉。

杜江:我现在唱歌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自己拍戏的工作,唱插曲或者主題曲、推广曲,我觉得这是我表演的一个延伸部分。我个人其实生活当中也是挺喜欢唱歌的,但我也知道自己业务水平和专业的歌手还有很大的差距,有时候多练练,练好了再出来,别影响了别人的心情。

杜江:其实当时在拍这些电影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它会以三部曲的形式,在八九十月份密集地出现。其实我就是努力地把眼下的工作做好,拍不同的电影,以这样一个形式出现我还挺意外和惊喜的。

界面文娱:您也是从暖男路线慢慢转到硬汉这个类型,那您怎么看现在的“流量”?

杜江:分得不开,《烈火英雄》拍完休息了一周,和家人过了一个年,大概大年初四就去拍《中国机长》,然后年三十还有上春晚的任务,就是用机长的身份去和全国观众拜年。(界面文娱:太辛苦了,年没过好吧。)

从8月《烈火英雄》开始,观众将很难在电影院“逃脱”杜江的魅力。9月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10月的《我和我的祖国》,接连上映的正能量、主旋律影片足以证明杜江从“萌”到“军人”形象转型的成功。

界面文娱:我看您之前的作品,玄幻和古装类型基本上是没有的,这个是由于什么原因呢?

界面文娱:这几部作品拍的时候时间上分得开吗?

不能说没过好,是挺特别的吧,这是我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虽然说没有登上那个舞台,是在舞台下面的桌子上,但是毕竟也在那个现场感受了一次春晚的氛围,还是挺骄傲的。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说,春晚有着特别的意义,是全体中国人的共同纪念和文化符号,所以能去尝试一次我觉得也挺激动。

杜江:第一确实这种题材找我的很少,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大家觉得我不太合适。也有,我也婉言谢绝过,但不是题材和类型的问题,我可能还是觉得故事和人物不太适合我,或者我还没做好演这样戏的准备,因为我觉得那种表演和现实主义题材还是不太一样。(界面文娱:因为它有特效吗?)

杜江:现场看就是音响非常响,我坐在第一排,我前面就放了两个大音响。春晚多数都是一些盛大的歌舞,真的非常响。还有就是觉得好紧张,坐在那一动不敢动。(界面文娱:因为怕扫到你?)

杜江:我觉得主要还是看这个故事和人物是不是打动我,是不是让我有感觉。“感觉”似乎是一个说出来很飘渺的词,但是在艺术创作的时候,我觉得离不开“感觉”这个词。只有你内心有冲动,有感觉,才能在日复一日的拍摄工作当中更好地投入在这里面。另外就是选择合作伙伴吧,我觉得一个专业的团队,一个负责任的团队对我来说格外的重要。

倒不是技术环节,我觉得那种人物的状态,我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去尝试。但是最近确实好像在接洽一个,内心还是挺忐忑的,因为没演过这种题材的戏,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接受,观众能不能接受,希望不是惊吓就行。

对,随时扫到我,脸上都必须要保持这样一个状态(营业式微笑)。还有我觉得春晚的主持人实在太伟大了,在一个完全按秒计算的节目里,他要靠个人的能力去hold住全场,慢了就要加快速度,快了就要调整节奏,我看到他们那些神情不像是在工作,像在打仗一样,为他们捏把汗,很紧张。

界面文娱:那你有眯着眼睛演过吗?

“我也听过很多声音,说眼睛太大了,好像不太适合演硬汉的角色,总是觉得很萌很可爱,像悲伤蛙,或者看起来人很好。”说起自己极有辨识度的大眼睛,杜江还现场给界面文娱记者来了一段“眯眼表演”。

界面文娱:在《烈火英雄》里面,您最后有一个端着餐盘啃鸡腿的镜头,那个镜头是怎么拍摄的?

界面文娱:我以为您会看动物类的。

界面文娱:您的眼睛很有辨识度,特别方正的浓眉大眼,外型有给您的戏路带来限制吗?

界面文娱:像您这样需要进入角色才能调动情绪的演员,会很难从角色里走出来吗?比如总是回想起之前的场景,或者看着鸡腿心里面就很悲伤。

杜江:其实每种超能力都挺酷的,但是会飞、会隐形什么的,好像真的有点太酷了,平时生活中用到的可能性比较小。我觉得如果我还做演员,但是同时又有超能力的话,我想要分身术,我觉得这个还挺管用的。有的时候面对自己喜欢的角色,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拍这个就不能拍另外一个,我觉得很可惜,也不知道再遇到好角色是什么时候。不过也不要分太多身,分两个就够了。多一个我,不光是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也可以派一个我去工作,另外一个在家里。

界面文娱:那最后背得怎么样?

导演程耳谈到杜江时表示,选择杜江来演“童子鸡”是因为杜江的眼睛大大的,有一种很萌的气质,一个萌萌的“童子鸡”后来干了很残忍的事儿,有一种反差感。事实证明,杜江的确完成了导演需要的效果,虽然“童子鸡”这个角色在片中的职员表排在第十位,出场时间只有几分钟,但观众仍然记住了这个用铁锹杀人的双面人物。

界面文娱:像拍《烈火英雄》的时候,前期需要经过大量的训练,这也意味着你在公众面前出现的时间会变少。我看您的微博也几乎不分享自己的个人生活,那么对你来说曝光度意味着什么,它重要吗?

界面文娱:那这三个月频繁在银幕上和观众见面,你会不会有担忧呢?

演员是要入戏,调动自己的情绪去完成落泪,我个人也不是在这方面技术非常好的演员。我听说有些女演员可以做到在某一句台词的某一个字准确地把眼泪掉下来,这个对于我来说简直是难以逾越的高峰,我还得是真的有那种情绪投入之后才能做到吧。也没有很消耗,就是觉得完成了这样一次表演之后,内心还挺释放的,能够把人物的情感通过自己的身体去很好地表现出来,自己也觉得挺过瘾,同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杜江:我家的动物比抖音上的还多。

杜江:因为我觉得对个人生活的过多关注,其实有的时候会影响观众在看作品时候的代入感。他可能一看到我,就会想到我的太太、我的孩子,这会在表演上给我制造很多的难度,我要花很长的时间,让大家暂时地在电影院的两个小时里忘掉我是谁,相信这个角色的真实性。这个有的时候是很难转变的,需要在日常生活中花很多很多年去做。(界面文娱:但是你转得还挺成功的。)

杜江:我觉得演员都是在寻找不同的角度,去向观众展现不同的自己。一个演员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或者说一个新的角度去表达自己,是件很幸运的事。我也不太追求所谓的突破和转型,因为我觉得能把一项工作做好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流量当然是个非常好的事情,大家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很多年轻的观众选择使用互联网去享受艺术文化生活。他喜欢一个演员,就去追他的剧,追他的作品,我觉得这是一个人、一个演员塑造角色成功的表现,我还觉得这是个挺正面的词。

杜江:去哪都行,去一次非洲吧,太太一直说想看动物迁徙,那边也有很多有趣的地理人文风貌。之前拍《红海行动》的时候,我其实在北非生活过一百多天,但是那个时候因为交通不是很便利等原因,家人没有去探班。我觉得北非还是一个很有神秘色彩的地方。如果有机会再去那一次,我可以给他们当向导,带他们去重温一下《北非谍影》的感觉,我觉得还是挺酷的。

《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杜江、霍思燕《地久天长》中的杜江《中国机长》中的杜江 界面文娱对话杜江杜江在《中国机长》中饰演梁栋这个吃鸡腿的镜头戳中了很多观众的泪点杜江在《烈火英雄》中饰演一个消防员《我和我的祖国》杜江版海报图源:杜江个人微博《红海行动》中的“蛟龙小队”副队长一角让杜江进入了更多观众的视野在《烈火英雄》拍摄之前,导演让演员前往消防中队参与训练杜江和《中国机长》主创一起登上了央视春晚杜江家养了不少宠物《红海行动》在北非拍摄

杜江:还是重要的,我觉得曝光度指的就是观众见到这个演员的频率,太久不见可能就忘记了,但是老见也会腻烦,以至于不相信他电影当中扮演的角色。还是要控制和观众亲密接触的时间,所以我比较刻意地不太在微博上展现我更多个人的情绪和生活当中的内容,也是为了让大家在电影当中更愿意对我保持新鲜感和神秘感。

杜江:试试看吧,其实我自己也录过抖音,我发现真的很难,有的时候会不好意思。演电影的时候,我是一个相对比较进入的一个状态,我很相信我是这个人物。但是录抖音的时候,我是杜江,我要做一些事情给大家看。就一个手机,后面围了一群人,我在那里东搞搞,西搞搞,有时候还挺害羞的。而且录一个抖音,你会发现其实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事,卡点,弄音乐,就很难。

界面文娱:您近几个月的作品特别丰富,除了《烈火英雄》之外,还有即将上映的《中国机长》《我和我的祖国》,在您看来,马卫国、三团长和梁栋这三个人物,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这点和我不是很像,导演说从我的眼神里也能够看得出来,所以这些是我可能要花一些时间去好好体会的。我们开拍前去接触了很多的消防队员,这种转变是一点一滴的,不可能说我来上班了,我就变成马卫国,我下班我就变成杜江,其实还是有两者重叠在一起的空间的。

梁栋他的原型叫梁鹏,是川航的一位机长,也是处置了3U8633航班那次紧急事件的英雄。马卫国是一位消防员,他的背景是在2010年左右,他也是一位军人。所以说,其实是两个军人再加上一位机长。但是我觉得他们身上还是有一些共同之处的,大家叫他们平凡英雄,其实他们都是普通人、平凡人,是我们生活中的小人物,只是在那样一个关键的时刻,他们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拯救和保护了很多人。所以我在表演的时候,没有把他们当成英雄来塑造,更多是希望把他们身上那种平凡人的情感诠释好,表达给观众。

但翻看杜江这几年来的作品,观众不难发现杜江选片的眼光和决心。无论是《红海行动》中的副队长徐宏、《你好,之华》中的周文涛,还是《地久天长》中的成年沈浩,杜江都在配角有限的戏份里打磨出了可圈可点的惊艳戏份。他就像一个资质平平的学生,认准方向后一路狂奔,最终也能收获踏实的反馈。

杜江:背得反正还挺好的,那个教员说我们这些演员用最短的时间,掌握了一般航校学生五年才能掌握的理论和专业知识,我们都在动态的模拟机上实现了操作起降。但是可能这个技能没机会在真实的飞机上实践了,我也不希望有这个机会,还是交给我们真实的机长吧。

拍《中国机长》也是,我在学习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航校的学生,很认真地在学。我还买了一个A320驾驶舱的图,贴在我酒店的墙上,我每天就搬一把椅子坐在这个图前面,努力地记住这些按纽都是什么功能。对于我们没有接触过这个事情的人来说,这些按钮简直就像天书一样看不懂。所以我必须要靠强迫自己一遍一遍硬把它记住才可以,培养整个驾驶舱和我的熟悉感。

我也听过很多声音,说眼睛太大了,好像不太适合演硬汉的角色,总是觉得很萌,像悲伤蛙。或者说很可爱,看起来人很好,不适合演内心比较凶狠或者阴暗的人物。但我觉得那都是观众对你角色的一个评价,如果最终你的角色塑造成功的话,会扭转这种概念,所以自己不要把自己封锁在这样一件事情里,还是要勇敢地去尝试,去相信自己。

杜江:我觉得还行。今天上网我看到一个网友对我的评价,就说杜江这个演员不咋样,没什么死忠粉,都是一些路人粉。但是底下有几个网友回复他说,路人粉挺好的,说明观众缘比较好。我有点分不太清楚路人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但我觉得他好像说得有点道理。我更愿意用我自己的角色让观众来喜欢,如果我塑造的不同角色,大家都能接受的话,对于我的工作来说还是一个挺有鼓励的事情。

界面文娱:这三位都是平凡人中的英雄,假如你有机会饰演一个超级英雄的话,有没有自己特别想要的超能力?